致力打造综合性农业产业化新兴企业

“打造本土绿色生态农业,传播健康饮食观念”

全国咨询热线:

18207454444
热门关键词: 辣酱系列 |蒸菜系列 |腊肉系列 |袋装芷江鸭 |酱腌菜系列 |休闲食品
联系我们

全国咨询热线 18207454444

湖南侗湘生态农业有限公司
联系热线:18207454444(孙经理)
QQ邮箱:767554485@qq.com
企业网址:www.imashun.com
联系地址:湖南省怀化市鹤城区石门乡四方田村侗湘生态园

行业资讯

入湘随俗只为那口乌金猪

作者: 百度文库 来源: 百度文库 时间:2017年06月17日
  黑猪在国内作为优质食用肉猪可谓素负盛名,而湖南养殖黑猪的历史也是源远流长,其中芷江侗族自治县的侗湘黑猪更是湖湘黑猪中的杰出代表。美食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天下黑猪出三湘,三湘黑猪在侗湘;侗湘黑猪从头数,首屈一指乌金猪。”侗湘乌金黑猪之所以凭其肥而不腻瘦而不砺的独特美味赢得了广大食客的亲睐,固然与其乌漆光泽的外表,黄金品质的内在密不可分。但更主要的是所有的出栏成品乌金猪都源自其纯真的良种繁殖,原始的放养方式,绿色原生态的饲料喂养,得天独厚的地理气候环境和水草资源等多因素的综合和精心豢养的结晶。
  芷江侗族自治县位于湖南省西部,云贵高原东部边缘,武陵山南麓,且不说其历史文化悠久,风景优美。就因为该地有着名的丹霞地貌,亚热带季风湿润气候独有气候温和,四季分明,雨量充沛的地理和气候环境,极利于作物营养成分的沉淀和积累,直接导致了植物性原生饲料的优质和充足,以及各种牲畜的自然适应性无变异良性繁殖,这是各地生态植被以开发建设之名遭严重破坏的当下极为难得的先天优势,也是侗乡乌金猪得天独厚的先决条件。
  然而这大名鼎鼎的侗湘乌金黑猪却非芷江本地土猪,而是来自毗邻的贵州省,更蹊跷的是在贵州反而并不以乌金猪闻名,那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说起来这乌金猪的来历还和显赫一时的云南沐府有关。
  大家都知道,在溪河上修建风雨桥是侗族区别于其他民族的一个显着特征。在芷江因为( 氵舞)水河将芷江城划为东西两半,在古代恰又是由湘入桂黔之要津,以舟为渡的两岸百姓及商旅行人常患于渡江往来。明万历十九年(1591年),沅州城有个叫宽云的和尚,四方奔走募捐,修建了横跨( 氵舞)水的风雨桥,因桥墩与流水形如龙口喷津,故名“龙津风雨桥”。这龙津桥化天堑为通途,给侗乡百姓带来了极大的便利,可惜好景不长,才十来年后的万历三十年(1602年),一场山洪将龙津风雨桥毁于一旦。
  崇祯元年(1628年),云南王沐府的沐启元暴卒,时年12岁的沐天波是黔宁昭靖王沐英的第十一世孙,袭黔国公爵位,并挂征南将军印,充总兵官,镇守云南地方。由于其年幼,朝廷命地方事务,暂听巡抚都御史协同处分。当时,农民起义风起云涌,天下大乱,张献忠的军队进入川后,更是引起久未遭兵地处西南边陲的云贵之地的惊恐。沐天波遂派遣武定参将李大贽防守会川,后来又派都司佥书阮呈麟进驻沅州做防守之势。阮呈麟其实原是沐府的管家,一直老成持重,对沐府忠心耿耿,他到达沅州之后,深感 (氵舞)水隔绝东西不便商贾民众之行旅,又感慨前人高僧宽云之善行义举,便于宗祯六年(1633年),带头出资捐献巨款并募集建材劳力,发动军民在原址上重修龙津风雨桥。
  在重修风雨桥的过程中得到了两岸民众的大力支持和拥护,阮呈麟自己也常不辞辛劳亲临施工一线踏勘巡视,历经大半年时间,终于贯通(氵舞)水东西,两岸侗乡民众莫不欢欣鼓舞,遂各设宴庆贺邀阮公相赴。阮呈麟深感民生之多艰,但不便拂民意诚恳,于是提议东西两岸侗乡摆下长席合宴于龙津桥,名之曰“合龙宴”,今日之侗乡“合拢宴”即源于此。因大桥复成,阮呈麟在席上尽兴多饮,谁知赴宴归邸后居然呕吐不止,身体浮肿,后来竟卧床昏迷数日不醒,医者也束手难解。沅州民众闻之,也甚为叹息,但不知病从何来,只是替阮公惋惜。
  忽有一五郎溪乡人名唤杨图照的,听说阮呈麟之病状,自告奋勇愿以独门偏方医治,只是需将阮移送至他家方可施行疗术。官邸部属听说杨图照并非行医出生,但见其言辞恳切并无歹意,又兼州域内良医皆不得法,只好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将阮公送入五郎溪杨家求医。谁知三日之后,阮呈麟居然气色和润病愈而返,回官邸调理了几日后就健康如初了。当下大为惊奇,叹服杨图照的医术高明,遂召入阮府详问根由。
  原来,杨图照只是个务农的乡人,早年替当地土财养猪,并无行医之术。但自幼在乡间知道阮呈麟之病状必是当地一种名叫灯芯针的毒蛇所噬,这种蛇毒性并不很强,但因其细小难辨不为人所察觉,所以被咬之人初不以为意,待毒性潜伏过久便难以医治了。唯有当地一种唤作七心草的草药可救,但七心草混杂在乱草之中极难辨识采集。杨图照原是养猪之人,常在山间放养黑猪,知道黑猪有喜欢吃七心草的习性。因为黑猪放养在山免不了被细小的灯芯针的毒蛇所噬,但后来发现这些猪并没有被中毒而亡,就知道猪吃百草,不经意间吃了些混在杂草中的七心草就自动解毒了。既然找不到七心草,那么用常年吃七心草的猪肉和猪血自然也能解毒,他感念阮呈麟造福侗乡百姓的义举,于是便宰了自家养的黑猪,将猪血调药给阮呈麟送服,并将黑猪肉烹饪给他吃,谁知还真治好了阮呈麟的病,使之起死回生。阮呈麟康复后将杨图照视作救命恩人,不念尊卑之分与其结为金兰之好,并欲其在官府听用。谁知杨图照是个本分农民,并不愿借此享乐,谢绝了阮的好意,还是想回到五郎溪种田养猪。阮呈麟无法,只得顺其本意放他回乡,离别时告知他日或有用得着阮某处只管开口,定当不负此诺。
  次年,沐天波调老诚稳重的阮呈麟返回云南。八年后长大成人的沐天波渐掌沐府大权,手下诸将派系争权夺利也明显起来,于锡朋是沐府掌军权的人,与沐府管家阮呈麟争权,于锡朋献谗言于沐天波,阮呈麟遂遭冷遇,心中不忿郁闷成疾,患上了昔年在沅州时同样病症。都司阮韵嘉,系阮呈麟养子,知道他昔年患病时曾得杨图照医治,便快马差使千里奔赴五郎溪接杨入滇。谁知杨图照闻说阮呈麟病重后就走得心急,未带芷江黑猪上路,待到半路想起时已到贵州境内,不及返回了,心想既然黑猪有吃七心草的习性,也许在贵州搞一只黑猪带到云南去也是一样的,便在贵州的XX地乡间买到一头黑猪,急匆匆的随使者一同赶往云南沐府。
  到了沐府,见了阮呈麟才知非人力可为了,原来阮呈麟也知道自己虽是中毒却非昔日之蛇毒,而是被人为下毒,之所以没有阻止义子阮韵嘉千里奔赴从沅州搬来杨图照,一则是当年之诺未兑,二则想在临死前见见故人,三则极想再尝尝留给他印象颇深的侗湘黑猪的美味。杨图照闻之悲切难忍,只好将来时半路所带的贵州黑猪当沅州黑猪宰了按昔日的做法给阮呈麟吃,阮公觉得这黑猪反而比当初在沅州的黑猪味道更佳,杨图照自己吃了也觉得阮公并非客气的美誉,这贵州的黑猪的确味道鲜美。当晚,阮呈麟大快朵颐,酒饱肉足后屏退左右,呼养子阮韵嘉交代后事。第二天,久受毒侵的阮呈麟身亡,大家都知道是被听信谗言的沐天波所害,沐府中很多人为他的死打抱不平。但唯有阮韵嘉未显山露水,仿佛为了都司之职连义父的屈死与己无关一样。尚在阮宅的杨图照看不下去,忍不住说了阮韵嘉几句,谁知阮韵嘉身为都司并不买账养父昔年金兰的倚老卖老,听了杨图照的教训大为恼怒,将其怒斥一顿用锁链束缚手脚,派了两个兵士将他押解回沅州去。
  杨图照一路骂不绝声,连押解他的兵士也觉得阮韵嘉太过暴戾,养父被人陷害致死不思报仇倒也罢了,连一个千里之外的故人也如此待遇,说几句公道话落得如此下场,因解差可怜于他总算路上不曾吃苦。待到贵州境内,押解兵士按阮韵嘉的吩咐询问杨图照来时途中黑猪系何地所买,也同样买了一公一母两头幼猪带着同行。及到了阮呈麟主持重建的龙津桥,两位解差将两头黑猪及一封信交给杨图照后与他拱手告别,让他自行回五郎溪家乡去便了。
  至于阮呈麟死后,于锡朋遂为沐府参谋,但其为人不睦,多次以事侵扰土司,沐府内多有怨言。都司阮韵嘉,本系阮呈麟养子,自呈麟死后自然心有不甘图谋复仇,于是谋划与参将袁国弘、张国用等联合沙定洲发动反对沐天波的变乱,这些旧事暂且不提。单说杨图照回到芷江五郎溪后,靠那两头路上买来的黔地黑猪,一心一意繁殖起良种黑猪来,而且谁家家境困难,杨图照都会送猪给他们喂养以期改善困顿。过了若干年,这原种黔地的黑猪慢慢在芷江侗乡繁衍开来,独特的肉质口感和烹饪方法成了侗乡的一大特色,四里八乡的名气也越来也大。不知道内情的都叫侗湘黑猪,知道的都称呼这独特的品种为“乌金猪”。
  那为什么又叫乌金猪呢?芷江侗乡的老辈们都流传着这样的说法,原来阮韵嘉用铁链押解杨图照只是阮呈麟报答恩人的一个计策。阮呈麟不容于沐天波自知早晚难逃一死,但不想杨图照平白无故牵涉,故当晚将想好的计策告知养子阮韵嘉。阮韵嘉趁杨图照责怪自己的时候假意大发雷霆将他逐出沐府,束缚杨的锁链乃是用乌金铸就。之所以用乌金铸锁链是怕带着如此多财物上路极不安全,而用锁链押解犯人的形式其实既是保护他的人生安全也是保护财物安全。阮呈麟的想法是让杨图照回乡后用乌金换钱并好好饲养繁殖路上买的黑猪,将这人间美味发展壮大,让更多的人有机会品尝这侗乡黑猪的美味。为了纪念阮呈麟重修龙津桥的义举和对杨图照知恩图报的善念,此后芷江的侗乡人就把这乌金锁链一起进来的黑猪叫做“乌金猪”了。
分享到:
网站关键字:湖南侗湘生态农业有限公司,湖南绿色农业,生态农业,湖南三湘黑猪,湖南生态养殖基地
767554485
182-0745-4444